第1400章秦末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趙政看著周圍歡天喜地慶祝的人,心中充滿了複雜的情緒。他們慶祝的是他的死訊,雖然死的是假皇帝,但他們不知道,他們隻是在慶祝始皇帝之死。

作為秦國真正的皇帝,此時趙政表情僵硬,看著身邊這些豪爽的漢子來敬酒,他喝不是不喝也不是,都不知道該如何自處了。

“趙兄弟,你是怎麼了,今天是始皇帝死掉的大好日子,你為何不與龍且他們一起暢飲?”範增走了過來,他是很欣賞趙政這個年輕人的,穩重老練,是可造之材。

趙政不知道該說什麼,難道他要告訴範增被他們慶祝死掉的人其實就是自己,自己不僅冇死還成為了反秦之人。

這話根本說不出來,在係統的幫助下,趙政是穩步成長,實力已經有大宗師級彆了,就算對上手撕海嘯的蓋聶衛莊也有一戰之力,而且他還有很多道具,實力深不可測。可是他現在一點也不高興,完全高興不起來。

他知道大家都不喜歡始皇帝,可是冇想到大家會在始皇帝死的時候這麼高興。趙政第一次覺得自己或許是應該反省一下自己。

“隻是近日練功不順,所以心中鬱結不悅,並非他事。”趙政找了個藉口敷衍。

範增也不懷疑,反而勸到:“練功還是要水到渠成,不要強求,容易走火入魔。今天始皇身死,普天同慶,不如高聲放歌,肆意飲酒,他日之後我們需舉反旗複六國之榮光,這正是始皇死而天下崩,天下人的機會到了。”

趙政勉強喝下一杯酒,心說天下人?到底是六國貴族還是天下人?

但想想就算了,現在他這個皇帝的名聲恐怕還不如六國貴族來的好聽,人人皆因為始皇死訊而慶祝。但當初滅六國的時候多少悲歌慷慨之士為他們的國王殉國殉道,怎麼到了自己這邊就變成這樣呢。

趙政完全不知道原因,不過他知道秦國失去始皇帝這個強大威懾,很快就會亂了。自己的兒子扶蘇恐怕是掌控不了局麵,他守陳有餘進取不足,而且現在大秦的軍隊需要防禦南北,中原的士兵恐怕隻有章邯可以統帥,他這個人是忠心,可是若統帥十萬以上的軍隊是能力有限。還是要北調蒙恬才行。

隻是趙政現在不在其位,根本不用考慮這些,他應該考慮如何反秦。他的優勢就是對秦國的軍事將領瞭如指掌,對他們的風格他們的缺點都很清楚。

王侯將相寧有種乎?!

這個時代的無數聲音在呐喊,他們將要去迎擊秦國這個怪物。

一時間無數義軍蜂擁而起,其中楚國的勢力最浩大。有‘楚雖三戶,亡秦必楚’這個預言,很多不是楚國的反軍也變成了楚**隊。

扶蘇麵對的是最差的環境,國葬之後,已經四麵楚歌。

好在扶蘇也是有擔當,立刻進行了一係列的改革,力推維穩和平反,先是減稅然後又是將驪山阿房宮等大工程的勞力全部釋放。

希望能挽回民心。

可是秦國的貴族卻不願意放棄這些利益,上麵說減負,好啊,那以前收十交四,現在交三但照樣收十。反正這稅又不是扶蘇去收,是下麵的官員在收。扶蘇要得少,他們可不會要得少。

秦國已經糜爛了。

杜蘭作為大國師卻冇有幫忙,他將扶蘇扶上位就夠了,其他的事情就需要扶蘇自己去辦了。

好在扶蘇也不是冇有助手,他把李斯撈了出來。李斯告訴扶蘇,趙高活著的時候除了羅網和在外的六劍奴之外,還網羅了一批‘神力高手’。

神力並不是隻在江湖,在朝堂之上,趙高早就注意到了情況,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招募了一批覺醒神力的人。

李斯為扶蘇介紹到:“這批人被稱為皇道十二仙,一共有十二個人,各個身懷異術,強悍無比。”“可以派這些人去各地整肅政令。”

扶蘇雖然不相信‘皇道十二仙’的忠誠度,可是現在扶蘇是無人可用,放眼朝堂之上,禽獸食祿、豺狼當道,奴顏卑膝之徒紛紛秉政。心懷天下的忠臣在哪裡?在那墳墓裡,在那叛軍中。

扶蘇現在才感覺到要維持一個國家有多難,特彆是一個大廈將傾的國家。

老秦人的血性難道真的已經不存在了麼?

秦和反秦都已經奏響了戰爭的前奏。

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sh({});

而在江湖中,墨家钜子也在籌劃最後的戰爭,他冇有和妻女相認,甚至連焱妃的麵都冇有見。但焱妃知道墨家钜子就是她的愛人,U看書www.ukansh.com對於丈夫的絕情,她悲痛欲絕,好在還有女兒給她安慰。

焱妃也終於見到了讓她自慚形穢的迪妮莎,她和迪妮莎進行了一次交流,感謝了迪妮莎照顧女兒,當然也希望迪妮莎能繼續保密,這是為了女兒也是為了丈夫。

高月和钜子如果相認,那麼钜子必然暴露弱點。而且如果钜子死掉,那麼高月一定會很傷心。既然如此不如就讓高月以為父親已經死了,不要再讓她經曆殘酷的悲喜了。重逢之喜也抵不過生死離彆之痛。

迪妮莎表示冇有問題。

高月和母親有很多話說,焱妃這位昔日毒蠍心腸的女人在家庭中也隻是個小女人,將丈夫和女兒當成自己的中心。

聽女兒說話,焱妃永遠也不會煩惱。也隻有聽女兒說話,她纔不會去想丈夫即將和陰陽家進行的死戰。

陰陽家這邊不僅有原來的高手,連六劍奴都投靠了他們,是如虎添翼。

這片土地此時處處燃起硝煙,每個人都為了各自的理由不得不戰。蒼生有倒懸之危,社稷有累卵之險。

舊的秩序不過被推翻了十幾年,新建立的秩序又要被撼動了。

雖然是英雄的波瀾壯闊,卻也是眾生的掙紮求生。

始皇一死,就好像在這片遼闊大陸上按下了某一個開關,所有的一切都活躍了起來,就好像去除了封印取走了桎梏。

一直被壓抑的可怕力量,因為始皇帝這座大山的崩潰,而一下子就爆發了出來。

連在桑海城的羅馬人都感受到了這股力量,他們也紛紛捧起了《孫子兵法》,知道了‘知己知彼百戰不殆’,知道了‘不戰而屈人之兵’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