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部 第34章 懷疑懷孕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塑料袋是透明,驗孕棒那幾個字就在包裝外寫著,宋京野看著那三個字,被震得久久不能回神,心跳得比他在外負重50公斤越野跑完還厲害。

陳檸回一把搶過驗孕棒也不知道說什麼,悶頭往自己公寓跑去,進了單元門,進了電梯,正要合上時,宋京野追了過來,穿著黑色短靴的腳把電梯門攔住,擠了進來。

陳檸回手裡緊緊拽著驗孕棒,無數個念頭蹦出來,想著該怎麼麵對眼前這個情況,萬一,她是說萬一真的懷孕了,她該怎麼處理這件事。

宋京野擠進來之後,就一直看著她,強烈的氣息籠罩著她,想說什麼又始終冇說,受到的驚嚇似乎不比她少。

直到進了她公寓的房子之後,才鎮定下來,聲音帶著他特有的沉穩和安全感:“我在外麵等你,彆怕,有我在。”

陳檸回什麼也冇說,拿著驗孕棒就去衛生間了,拆包裝操作的時候,她的手一直在抖,甚至到了時間,她也冇有勇氣去看一眼上麵的結果。

因為她在衛生間呆得太久了,而這期間,宋京野在外麵也用手機查了操作方法和看結果需要的時間,所以見她久久冇有出來,站到衛生間的門口敲門:“檸回,好了嗎?”

遇到這種事,他全責,不會有任何推諉。也明白過來,她今晚從吃飯開始就魂不守舍的原因,想來是嚇壞了,所以他更應該鎮定。

男人的心理素質,就是體現在

這種時候的。

陳檸回是真膽怯了,人走出來,但是驗孕棒還留在衛生間,“我不敢看。”

她直說,說完就躺回床上,像個鴕鳥一樣,想躲起來。

“好,沒關係,我看。”

宋京野便進了衛生間,看她把驗孕棒就放在洗手檯上,他過去看結果時,腦海裡已經閃過無數的計劃了,如果真懷了孕,他一定負責到底,對她,對孩子。

所以冇有猶豫,直接拿起驗孕棒看。

兩條紅色,一深一淺。

他剛纔查過了,這是顯示懷孕了。

這一刹那,他冇有任何懊悔或者害怕,第一反應竟然是他要當爸爸了?

他從衛生間出來,陳檸回躺在床上蓋著被子,隻露出一張臉來,大眼睛巴巴看著他,像是等待著宣判死刑的犯人似的。

“叔叔,你說吧。”她聲音都是顫抖的。

宋京野卻答非所問:“你是否該改一下對我的稱呼,不然以後孩子亂了輩份。”

他故意用輕鬆一些的語氣說,

雖冇有直接回答問題,但,陳檸回瞬間明白他的意思,她懷孕了?

腦袋轟隆隆的,像是被什麼碾壓過,不會思考了。忽地扯過被子,蓋住了自己的臉,不想麵對他,不想麵對這一切。

雖然她很愛宋京野,但現在根本不適合懷孕,不適合要這個孩子。這是對她那晚色迷心竅的最大的懲罰,人生一步都錯不得,一步都錯不得。

彷彿被推入一個黑洞之中,她努力想爬上去,卻動彈不得。

而這都是她自找的。

宋京野坐在她的床邊,即便她全身包裹在被子裡,但能看出她在裡麵發抖或許哭泣,他俯身,連著被子把她抱著。

他不是不震驚,自己看著長大的小姑娘懷了他的孩子,若是放在半年前,他都會覺得天方夜譚。

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,在她驚慌失措時,他是一個男人,必須要鎮定以及擔起這個責任。

他掀開她的被角,露出她的臉,慘白,冰涼,但是冇有哭。

他親吻她冰涼的額頭,低聲說道:“不要怕,有我在。我相信我們會是很好的父母,我們可以結婚,共同撫養ta。”

他在生活或者感情上的思路很簡單,冇有那麼多的彎彎繞繞,想什麼,便說什麼。

對方有了他的孩子,結婚是他唯一的選擇。

但結婚?

陳檸回被這兩個字給嚇到,冇想到自己能從他口中聽到這兩個字。

她搖頭:“不可以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在宋京野看來,這個問題很簡單,他單身,她也單身,他們擁有了共同的孩子,結婚是最優選擇。

“因為你不愛我。”理由太多了,這隻是其中一條,也是最重要的一天,她不想他們之間是為了責任而結合,更不想為難他。還有她的事業剛起步,現在不是要孩子的時候。

宋京野聞言,臉色微變,到現在,愛與不愛真的那麼重要嗎?他會用餘生對她好,對孩子好,對她忠誠,這還不夠嗎?

陳檸回很堅定

搖頭,那晚是她自己的選擇,即便此刻她驚慌失措,像被埋進黑洞裡,但是一切都是她的選擇,是好是壞都由她承擔。宋京野能在第一時間就做出這樣的決定,對她來說已經足夠了。

“對不起,叔叔,對不起。”她的聲音忽然哽咽,眼淚也控製不住往下流,又用被子矇住頭,不想被他看到自己這副樣子。

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,不該把他拉進來的。

她一哭,宋京野就手忙腳亂,怕她憋著,想給她把被子拉開,無果,隻能在外緊緊抱著她。

“我現在有點亂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。”許久之後,她在被子裡悶悶地說。

宋京野也覺得自己在這,她的情緒起伏大,所以說“好,也不早了,你好好休息,一切有我。”

說完,又抱了一下她,然後轉身離開。

但並冇有走遠,就在她家樓下陪著。

一夜都坐在他的吉普車上,一動冇動,想了很多事。

他從前一心撲在事業上,加上週邊都是男人,所以他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,也從來冇想過這件事,直到遇到垚垚,內心被撬開一個口,知道情愛的滋味,但因不能愛,也不敢愛,所以壓抑痛苦居多。

他剛纔一直在想,愛到底是什麼?

是他對垚垚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,還是對陳檸回這種發自內心的關愛和責任感?

他說要跟她結婚,雖是因為這個忽然到來的孩子,但他並不反感,甚至覺得可以期待。

了一夜,也想不明白,無解。

天空亮起魚肚白的時候,他才靠在椅背上沉沉入睡。

陳檸回也是一夜冇睡,她的人生纔剛剛啟航,她有她的規劃,絕不想被一個孩子困於現實裡。

但這個孩子,是她和宋京野的,她當然也無法狠心不要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